数字报首页 | 版面导航 |返回中体在线
中国体育报业总社主办
2018 年 7 月 9 日 星期

花滑俱乐部快速发展下的隐忧

本报记者 王 晶
  6月30日至7月2日进行的全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北京站的比赛,吸引了众多儿童和青少年花样滑冰爱好者参加,大众组的比赛更成为俱乐部联赛上的亮点。
本报记者 王 晶摄

  音乐响起,开场、亮相、滑行、旋转、跳跃,只有11岁的宋子锐做得有模有样。红色发带将头发高高束起,配上红色小短裙,宋子锐在银装素裹的冰场上,宛如一朵玫瑰花,美丽绽放。

  除个子小点儿、脸上稚嫩点儿,点冰跳、勾手跳的周数比专业运动员少一周外,几乎看不出宋子锐与专业运动员有太大的区别。这是近日刚刚在北京启迪冰雪中心进行的全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少儿低龄组的赛场。

  申雪/赵宏博、庞清/佟健、张丹/张昊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和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获得的辉煌荣誉,激发了中国大批青少年学习花样滑冰的热情。今年年初在平昌冬奥会上获得银牌的国家队双人滑选手隋文静,就是2003年8岁时在电视上看到申雪/赵宏博在世锦赛上令人如痴如醉的表演后,深爱上花样滑冰,并走上了花样滑冰道路的,而这样开始花样滑冰运动的儿童和少年不计其数。

  如今随着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大众参与花样滑冰项目的热情越来越高涨,在俱乐部学习花样滑冰的青少年也越来越多,宋子锐(图4)就是其中之一。在海淀万泉小学曙光校区上小学5年级的宋子锐受朋友的邀请体验了一次花样滑冰后,便喜欢上了这项充满魅力的运动。如今已练习花样滑冰5年的她,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和老师请假去世纪星冰上中心首体店学习花样滑冰。5年来,宋子锐每周要去学习5-6次,妈妈辞去了工作,当起了她的全职陪练。11岁的宋子锐已参加了海淀区、北京市、亚洲杯等8次花样滑冰比赛,并获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宋子锐并没有想今后成为专业运动员,她说:“我学习也挺好,上初中或高中时,学习负担增加后,我也许就不再练花样滑冰了,我现在还不知道以后怎么平衡学习和训练。”

  中国花样滑冰协会副秘书长、国际花样滑冰裁判黄峰对记者说:“像宋子锐这样的孩子特别多,随着花样滑冰水平的提高,这些孩子需要付出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多,而他们的学习到了一定阶段后,例如中考,学习负担也越来越重,他们最后很多都选择了放弃花样滑冰,这是我们花样滑冰未来面临的比较大的难题,我们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

  据悉,全国各大城市,包括2线城市都有冰场,目前全国有世纪星、冠军、全明星、华润等几十家花样滑冰俱乐部,而且俱乐部花样滑冰水平也在逐年提高。近两个赛季全国花样滑冰比赛中,前几名几乎都被各地方俱乐部包揽,尤其是女子单人滑项目。今年4月在河北进行的全国花样滑冰冠军赛上,北京俱乐部的陈虹伊、安香怡包揽了女单冠亚军,张鹤获得了男单冠军。此次全国花样滑冰俱乐部联赛参赛选手报名非常踊跃,首站北京站有201人报名、哈尔滨站也有150人报名参赛。而此前规模最大的全国锦标赛,参赛人数最多时只有100人左右。

  黄峰介绍说,可以说中国花样滑冰俱乐部的人才很多,但大多处于比较低的训练环境中,其中比较大的问题是随着练习花样滑冰运动员数量的增加,教练短缺问题非常突出。

  的确以前70后、80后的孩子是在滚轴溜冰场上学花样滑冰,90后的孩子在商场里的冰场上学,而如今的孩子在独立冰场上跟着教练学。这使得孩子们如今学的滑冰动作更加规范,但随着冰场数量的增加,彼此间竞争的激烈,教练,特别是好教练供不应求。

  世纪星教练赵阳以前是吉林省花样滑冰运动员,由于伤病和环境等问题,17岁退役后并没有继续从事花样滑冰运动,直到2006年才开始在新加坡执教花样滑冰,2010年作为人才被北京世纪星首体店聘为国家高级教练。据赵阳介绍,世纪星俱乐部有20名花样滑冰教练,是国内教练数量最多的俱乐部,但他几乎每天都要工作8个小时。

  教练的稀缺带来了薪酬的水涨船高。在冰场行业里,好的冰球教练年收入最高可达50万-60万元。国内资深的专业教练30分钟一对一的课程收费达到400元以上。北京的孩子业余训练1年要花费约10万元,而半专业和专业的系统训练花费则要在20-40万元。

  学习花样滑冰费用高、教练稀缺、训练与学业的矛盾,都是今天花样滑冰俱乐部快速发展不能承受之重,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也许是中国花样滑冰人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

上一篇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